青海聚宝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www.qhjbp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冬虫夏草 >
    明末清初,西北大漠一带盗匪四起,驼道上来往商旅十有八九遭遇抢劫,于是,护道保货的刀客应运而生。刀客有组织,首领称为盟主。话说这一代盟主技艺高强,威名远播,令劫匪闻风丧胆,因为他姓赵,所以寻求保护的商旅都叫他 赵(罩)大漠 。
    赵大漠已经稳坐刀客盟主这个位置十余年,他隐隐感到有人要来取代自己了, 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领风骚数十年 ,讲的就是这个理儿。放眼江湖,最有希望坐这个位置的是他的大徒弟 天一刀 ,他在十数个徒弟中武功最有建树,近来已有超过赵大漠的迹象。但赵大漠不想传位给他,他看不中 天一刀 的品德,此人心机阴深,名利欲太强。 天一刀 内心也很焦急,他知道论武功天下人已没有他的敌手了。但取得刀客盟主的位置只有两条途径:一是打败上任盟主夺下其位;二是由老盟主传位。看得出赵大漠没有传位于他的意思,那就只有夺位了,但为难的是赵大漠是自己的师傅,自己要向他挑战,即使胜了也会落下个叛师灭祖的罪名,戴上一个不侠义的帽子,那就不能服众,也就没人拥戴,空有个盟主的头衔有什么意思呢?
    他决定用计谋逼迫赵大漠让位。
    这天午饭后, 天一刀 去拜见赵大漠,他知道师父此时定是刚练完刀在凉亭里喝茶歇息。管家冯七快步走到凉亭,通报 天一刀 门外候见。赵大漠端起茶盅,吹去盅内漂浮的茶叶,慢啜两口,蹦出两字: 不见! 冯七略一迟疑,向前一步,拱手道: 奴才以为,老爷还是见了好,徒弟拜见师父是他的本分,师父接见徒弟是您的礼数,老爷名播千里,这礼数上 赵大漠叹出一口气,不耐烦地挥挥手: 去,让他到这来见吧。
    天一刀 已于去年自立了门户,这次是串通了管家冯七有备而来。他来到亭下,双膝跪地,拜过端坐的赵大漠。赵大漠自顾品茗抽烟,待吸完一袋旱烟才淡淡地说: 徒儿,你不好好巡察驼道,来我这干什么? 天一刀 回答道: 徒儿此番前来,一是多日不见师父,特来给您老人家请安;二是下月初六,是我父亲的三周年忌日,斗胆请师父您主礼。 赵大漠呷了一口茶,伸手要拿烟锅, 天一刀 见状忙趋步上前,夺过烟锅,装满烟丝,跪下,双手举过头顶,他用上了男人间最尊贵的礼节,赵大漠顿感心头一热:到底还是自己的徒弟,多孝敬呀。于是再说话言语间就不是那么冷淡了,但他还是以不喜欢吵闹为由推辞了主礼之邀。
    这也是 天一刀 意料之中的,他继续实施下一步计划。他依然跪在地上说: 既然师父不喜欢喧闹,主礼之事也就算了。可有一件事是必须要烦劳师父的,那就是 点主 。师父您一定要答应徒儿。 说起 点主 是西北大漠一带的风俗,人死后,亡灵还要时常回家看看,三周年忌日过后,将彻底寄身冥界,不再返回。在这最后一次回家的日子里,礼宾给亡灵牌位上写一个 王 字,祭礼开始后,请人间之王在 王 字上加一点变为 主 字,这才算是冥主归位了。这人间之王必是这一带的名人绅士。由谁来点主,标志着事主的家世兴衰。 天一刀 将这一荣差交给了赵大漠,说明在他眼里师父是至高无上的。赵大漠有点动心了,但一转瞬他又心一冷,自己平生最厌恶舞文弄墨的酸文人,一生中根本就没写过字,怎么去点主?他想了想说: 徒儿,这虽是件好事,但师父不能答应你。这样吧,我给知县写封信,请他给你点主,这样也就不算辱没你了。起来说话吧。
    天一刀 倔强地跪着没有起身,赵大漠有点不高兴了。一旁的冯七看在眼里,忙上前进言道: 老爷,恕奴才大胆,您说没辱没少侠,可还是辱没了。县令虽是名人,可出了这个县谁认识他呀,还不是个无名之辈。少侠可是老爷您的高徒,那也是这千里驼道名播遐迩的大侠,让一个无名之辈给一个有名之人点主,还不是辱没了少侠吗?老爷您的面子不也丢了吗?请您三思! 赵大漠陷入了沉思。冯七见时机已到,暗向跪着的 天一刀 使了个眼色。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