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海聚宝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www.qhjbp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柴达木枸杞 >
    (一)
    边陲的风里都带着沙子,刮在人脸上刺啦啦地疼。绀青来到这地方已经五年,还是不太习惯这里的风。她准备过段时间就离开,来的时候是一个人,去的时候 唔,就不太好说了。自从从剖尸台上救下那个假死的男人,她的生活就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一去不返。
    想到家里那个嗷嗷待哺的男人,绀青就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。
    事情还得从半个月前说起。
    近年来两国交战,打得异常激烈,后来双方都因为缺粮而暂时停止了战争,那段时间淮阳河的水被血染得通红。半个月前,姜瑜承就是从那条河上漂了过来。
    他被人救起来的时候绝对是没了呼吸的,身上又没有刀伤,显然不是因为打仗而牺牲的士兵。绀青就是作为仵作被派去检验他的尸体的,谁料刚刚取出剖尸刀,那刀子还没有切下去,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真是好一场惊魂记!
    自从当仵作以来,诈尸这种事情绀青并不是头一次经历,所以她当时十分镇定地告诉面前的人: 你是含冤而死,现在我要查明你的死因,才能帮你报仇。所以,请闭上眼睛 她自认声音十分温柔语气也委婉,可这人却仍旧瞪着大大的眼睛。绀青顿时感觉到脊背生寒,犹如一条毛毛虫在身体上爬过,带起一根根直愣愣的汗毛。
    然后那 尸体 开口说了话: 我还是活的,不信你摸摸我的心口。
    他的心口果然是热的,并且心脏跳动有力,一下一下,鼓动了绀青的手心。但这并没有让绀青的脸色好一些,因为,她刚刚为了剖尸方便,将这男人的衣服全都脱光了。也就是说,这男人此时此刻是赤身裸体地横陈在绀青的面前。
   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,洒在男人的身体上,泛起莹莹的微光。不可否认,这男人长得十分好看,身材也相当不错,但这并不能缓解绀青的尴尬。虽然此时此刻,绀青面上仍旧冷冷的,并没有露出丝毫表情。
    后来这男人就缠上了她,说是她看光了他,必须对他负责。绀青并不想惹麻烦,她原本是打算把这件事情报给上面的,可男人一直用那种看负心人的目光瞪着他,因为含着水光,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,就像小奶狗一般。许是见绀青仍旧不为所动,他索性从自己衣服里翻出一块龙凤呈祥玉佩送到绀青面前,绀青的表情这才变了一变,蹙着眉盯了男人许久,这才应下了此事。
    再后来,绀青编造了验尸结果,派人将男人埋了,待到半夜的时候又独身一人将其挖出来领了回去。从此,她平静而有规律的生活便乱成了一团糟。
    回到家时,姜瑜承正坐在井边洗衣服,看到绀青回来,笑容立即堆成了一团,湿漉漉的手往衣服上一抹,便飞快地跑了过来。
    绀青却对他满面的笑容熟视无睹,仍旧冷着一张脸,把手里的鱼往他怀里一扔,抬脚便往屋里走。
    姜瑜承见此连忙去抓绀青的手,一边说: 青青最好了,我昨儿刚说了想吃鱼,青青今天就买回来了 话还没说完,那苍白冰凉得不像话的手忽然打了个转从他的手心里滑了出去。他愣了下抬眸,正好撞入绀青斜飞过来的那如刀子一般的眼神里,不禁吓得一哆嗦, 青青?
    如果鱼还堵不上你的嘴,你明天就离开吧。 稍微带了点喑哑的声音冷冷地陈述完,她头也不回地朝屋里走去。一脚刚刚迈入门槛,蓦地停顿了下,消瘦的背影上写满了孤傲与淡漠,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手。
    (二)
    因为常年做仵作与尸体打交道,绀青的肤色病态的白,消瘦的人仿佛皮包着骨头,脸颊上几乎没有肉,所以即便是再精致的五官看起来也令人毛骨悚然。她并不认为自己的模样有让人一见钟情的效果,更不认为一个男人被看光了身体会死皮赖脸地让姑娘负责。姜瑜承不过是因为失忆了没去处,才缠着她,待他的记忆一点点恢复,应该很快就能离开。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